注册彩票网站|彩票网站有彩虹网么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網站首頁 機構職能 反腐倡廉 民生監督 政策法規 媒體聚焦 廉潔自律 警鐘長嗚 領導講話 重要文件
您現在的位置: 沿河土家族自治縣紀委監委網站 >> 典型風范 >> 正文
烈火煉丹心——追記甘肅省優秀紀檢監察干部馬維華
作者:佚名    信息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點擊數:2593    更新時間:2018-04-15
   這名出身于貧寒農家的回族漢子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是:“百姓不容易。”

  馬維華一愣,又笑著說:“你放心,我們就是蒼蠅拍,專門拍‘蒼蠅’!”

  有鄉親住得遠,走了三個小時山路,來送他最后一程。

圖為馬維華(左)生前在尹集鎮澗上村黨支部換屆中清點選票。

  甘肅省臨夏縣尹集鎮政府坐落在鎮子里最熱鬧的小街上。

  癸巳年臘月三十,下午三時許,政府院里突然駛出兩輛車,穿過沉浸在節日歡樂中的人群,沿著冬季閑荒的田疇一路疾馳。

  十分鐘后,車停在了當地人稱桌子山的山腳下——山上火焰漫卷,滾滾濃煙籠罩了山頭。

  馬維華第一個跳下車,扛著滅火器跑在最前頭。

  他是尹集鎮紀委書記。那是他41歲的第一天,人生的最后一天。

  他走得如此匆忙

  這個冬天一直沒下雪。地里干得一腳跺下去騰起小腿高的塵,漫山遍野的黑刺、白楊燥得能冒出煙來。

  “桌子山著火了!”1月30日下午3點10分,急促的警鈴聲劃破了政府小院的寧靜。正在三樓辦公的馬維華快步沖到院里,與十多名工作人員一道,抄起滅火器、鐵掃帚,乘車趕赴火場。

  火燃在山腰,兩米多高的火苗舔舐著干枯的野草和灌木,借著風勢迅速向山頂蔓延。山頂有近年新建的金花壇大殿,殿后還居住著30多戶人家!

  十幾斤重的滅火器壓在右肩,馬維華歪著身子穿過山腳百來米寬的麥地,邊跑邊招呼附近的村民:“鄉親們,幫忙救一下火!”

  大家兵分三路闖入火帶之中,誰也不知道,馬維華究竟是在何時倒下的。

  最先發現他的是鎮干部馬蛟。“他側躺在地上,呼吸急促,臉色發青,手緊緊攥著,涼涼的。”

  “馬書記!馬書記!”馬蛟的高聲呼喊引來了附近救火的幾名干部。“讓他躺平!”“掐人中!”……大家一面施行簡單的急救,一面撥打120。

  下午3點55分,120急救車趕到現場。3名人員陪護馬維華前往縣人民醫院,其余干部仍戰斗在救火一線。

  這場山火在傍晚5時許被撲滅,可馬維華沒能聽到這個好消息。

  下午4點10分,馬維華的生命時鐘,最終定格在這一刻。醫院診斷為,劇烈運動心肌缺血誘發心肌梗塞去世。

  “他躺在那里,還穿著深藍色的羊毛衫。”30日當晚,尹集鎮人大主席妥進強趕到馬維華的父母家,臨夏縣韓集鎮,幫忙料理后事,“他聽到火情,急得連外套都顧不上穿。”

  那是件灰藍色的夾克外套,靜靜地躺在馬維華辦公室的一角。靠窗的辦公桌上,放著他新近起草的《村干部公開承諾接受群眾監督辦法》。電腦仍開著,屏幕上是他尚未核查完的大灘澗村老年人摸底調查報表——馬維華犧牲的第二天,同事來整理他的遺物,眼前情景令人恍惚,仿佛他不曾離去,下一秒就會走進來,一如往常般微笑著。

  他是擅拍“蒼蠅”的“微笑書記”

  “微笑書記”,人們這么叫馬維華。

  這名出身于貧寒農家的回族漢子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是:“百姓不容易。”不論進村入戶還是接待群眾來訪,他和百姓打照面的第一句話,總是一聲親熱的“阿爸”、“大哥”……而臉上,則是那暖心的微笑。

  根據回族風俗,馬維華的遺物、遺照大多已被收起。在僅存的幾張工作照中,記者看到了這個土生土長的西北漢子。橢圓面龐,濃眉細目,不似想象中粗獷,果然帶著笑模樣。

  但熟悉馬維華的人都知道,這個好脾氣的漢子亦有著自己的固執和堅守。

  2012年11月,馬維華就任尹集鎮首任專職紀委書記。

  尹集鎮是臨夏縣人口最多、情況較復雜的鄉鎮。馬維華上任后不久,老虎山村20多位村民按紅手印舉報村支書、村會計挪用救濟款。

  “你剛來鎮上不久,少得罪人,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吧。”當時有人“好心告誡”馬維華。“可馬書記二話沒說就進村了。”紀檢干事張偉回憶說。

  白天,馬維華挨家挨戶走訪調查,翻閱大量原始單據,晚上趕回鎮上整理材料、調整工作方案。為了盡快還群眾一個公道,并非紀檢干部出身的他一次次向縣紀委的老紀檢請教。三個多月后,真相水落石出,兩名村干部受到黨內嚴重警告處分。

  “鄉鎮紀委過去只有牌子,沒專人、沒經驗、沒威望。”張偉說,他們剛開始查案時,不僅有來自上級的人情壓力、當事人拒不配合的阻力,還聽了老百姓不少風涼話。

  2013年12月,韓趙家村數十名群眾聯名寫信,反映村支書辦低保優親厚友、吃拿卡要等問題。

  馬維華帶著張偉登門走訪,這天,來到村民趙某家。問明來意,趙某下了“逐客令”:“讓縣紀委來查,你們沒那本事。”馬維華一愣,又笑著說:“你放心,我們就是蒼蠅拍,專門拍‘蒼蠅’!”他放下案子不提,與趙某拉起了家常。聊得投機,趙某便也卸下防備,吐露了心聲。一個月后,案情大白,村支書被免職。

  “馬書記常說,沒辦法就用笨辦法,多跑多問。跑斷腿,不信查不清楚!”張偉對此深有感觸。村干部吃拿卡要經常就是幾包煙、一頓飯,沒啥票賬可查,只有大量走訪才能找到有用的線索。

  這個愛用“笨辦法”的鄉鎮紀委書記,在QQ空間里記錄著自己對工作的思考所得。去世前半個月,馬維華寫道:“反腐要取得好的成效,避免事倍功半,必須綜合協調解決好不想腐、不能腐、不敢腐的問題。”

  那份剛完成的《村干部公開承諾接受群眾監督辦法》,或許正是他這一感悟的具體化。

  “為了起草這個規定,馬維華多次和我長談。前后設計了好幾種方案,反復修改一個月才最終確定。這是他的最后一份工作方案,可還沒來得及……”說到這里,尹集鎮黨委書記謝延河的聲音哽咽了。

  上任一年多,馬維華將中央八項規定精神落實到工作中,出臺了車輛管理制度、干部請銷假管理制度等,對4名無故曠工的鄉鎮干部進行誡勉談話,對接到的6起群眾信訪案件全部實地調查、作出處理。

  他拿真心換民心

  1月31日,大年初一。馬維華的葬禮在尹集鎮磨川大寺舉行,十里八鄉近三千群眾參加。有鄉親住得遠,走了三個小時山路,來送他最后一程。

  人們的低泣和淚水,見證了馬維華工作20年來對群眾的深情厚誼。從縣農機局的農機員,到井溝鄉司法所所長,再到尹集鎮紀委書記,馬維華始終不改對百姓的一顆真心。

  “難受得很。”祁滿蘇捏著衣角,半天說不出話來。他是井溝鄉西南莊村民,曾入獄5年,其間父母去世、妻子改嫁。“刑滿釋放那天,是馬所長等在監獄門口,接我回家。”

  馬維華協調村社干部修繕了祁滿蘇的房屋,落實他的承包地,自掏腰包買來米面,解他燃眉之急。第二年開春,又介紹祁滿蘇到本鄉的一個工程隊打工,解他后顧之憂。那一刻,祁滿蘇流淚了:“我再不重新做人,怎么對得起你啊!”

  大灘澗村曾是尹集鎮最貧困的村之一。馬維華主動請纓包下來,立起路燈,通了自來水,整治村容村貌,還幫群眾辦起了脫貧致富的養殖場。

  馬維華犧牲的消息傳來,村民趙尕明不敢相信:“臘月二十九他還來村里了呢,怎么說沒就沒了呢?”趙尕明有幾間臨街的鋪面,如果不是馬維華替他爭取改造資金,可能至今還是搖搖欲墜的危房。

  曾當過5年司法所長的馬維華調處矛盾是把好手。

  2012年12月,馬九川村群眾與在此施工的高速公路工程隊因為淘沙修路的補償問題發生矛盾。當時,七八十名村民堵住挖掘機和卡車不讓施工,事態還有可能升級。馬維華自告奮勇隨鎮司法所長前去調處。

  見現場群眾情緒激動,馬維華爬上土堆大聲勸告:“我是新來的紀委書記馬維華,大家千萬不要意氣用事。請相信,我們一定會解決好這件事。”在他不厭其煩地勸說下,人群漸漸散去。

  接下來的日子里,馬維華帶著工作人員走訪了涉及的50多戶村民,聽群眾發牢騷提訴求,又到工程隊里調查協商。一個多月后,村民與工程隊達成了新的協議。

  拿真心換民心,這就是馬維華數十年如一日所堅持的工作法則。

  “作為父親,我當然不想他去救火。可作為群眾,我覺得他應該去。”馬哈克講得很慢,下巴上的白胡子一顫一顫。從兒子犧牲那天起,這位老人緊鎖的眉頭就再也沒有舒展過。“他常說,黨員干部就要把該負的責任擔起來。”

  馬維華做到了。他是群眾的“百事通”,工作的“急先鋒”,人民的好黨員、好干部。甘肅省紀委、省委組織部日前作出決定,追授馬維華“全省優秀紀檢監察干部”稱號。

  可他,卻再也無法當一位好丈夫、好父親。

  “這兩天鎮上忙,我要加班住幾天。”妻子馬玉梅萬萬沒想到,丈夫此去竟是永訣。

  “我想跟爸爸說聲‘對不起’。”12歲的女兒泣不成聲。因為爸爸要教同事學電腦不能回家吃飯,她鬧了脾氣。那是她和爸爸的最后一面。

  馬維華走了。在他倒下的那面山坡上,大火肆虐的痕跡依然可見。而在這片焦黑的土地中,綠的草芽正在萌發。

  手記:愛,靜水流深

  馬維華的母親始終沒說一句話,就那么輕輕倚著門,靜靜地看著。

  采訪結束時,記者輕聲對她說:“您的兒子是個好人。”剎那間,淚水噴涌而出,順著她布滿風霜的臉頰蜿蜒而下,沾濕白發。

  深至刻骨的痛。深至無言的愛。

  如同馬維華對這一方百姓,心疼著他們的“不容易”,不說,只做。

  人們叫他“百事通”,農林、法律、政策理論,沒有他不懂的。群眾需要什么他就學什么,學得更多,服務得更好。

  同事說他是“鐵包公”,堅持原則,剛正不阿。事關群眾利益,再小也是大案。就算用最“笨”的辦法,也一定要替群眾討回公道。

  領導眼里他是“急先鋒”,總比別人干得多、干在前。遇上急難險重的任務,更是義無反顧地沖在第一線。

  可在馬維華看來,自己不過是“把該負的責任擔起來”。而這一擔,就再也沒有放下……

  馬維華走得匆匆。對父母,他來不及盡孝;對妻女,他來不及彌補;對這方他深愛的土地和人民,他來不及告別。

  三千鄉親匆匆來了。他們翻過山嶺來,跨過溝壑來,來送這位在他們心里“好得很”的馬書記,最后一程。

  短短四十載,馬維華沒留下什么驚天動地的誓言,只留下他樸實的笑,染著黃土高原的塵;留下他堅韌的情,扯著白楊、黑刺的根;留下他深沉的愛,翻卷著哺育他的大夏河的浪,流淌無聲。(記者 楊詩琪)

 

 

 

 

  • 上一條信息:
  • 下一條信息:
  • 書記鄉(鎮)長話廉政 | 三轉工作 | 紀工委動態 | 部門談作風 | 科(股)長評議活動專欄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站長 | 版權申明 | 網站管理 |
    中共沿河土家族自治縣紀律檢查委員會 沿河土家族自治縣監察委員會 主辦
    聯系電話:0856-8225988 傳真:0856-8225988 管理員郵箱:[email protected] 流量統計:
    烏江邊軟件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蒲正軍] 黔ICP備17005812號
    Copyright 2012-2015 riverbeyon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注册彩票网站 大小单双稳赚10 四川时时走势图 通比牛牛几个赢家 极速快3大小怎么竞猜 凯撒皇宫网址注册送38 四川时时app下载 2018网上购彩最新消息 手机彩票平台 棋牌游戏二人斗地主 什么买卖稳赚不赔